在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_把葡萄一点一点挤出来—

她跟春荣说:我觉得有点怪耶?有点不舒服。春荣一语不发、幸怡又问了几

次,春荣仍不回答,她开始慌了、但是全身都没力可动,停红灯时,春荣伸手摸

她的xiōng部、她担心的事发生,她哀求春荣放过她,春荣还是不发一语、继续开车,

在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_把葡萄一点一点挤出来——双人骑

车子来到偏僻的春荣房子,他将幸怡抱下车、进入屋子,将她丢在他的弹簧床上,

幸怡还是一直哀求放过她,春荣还是不发一语、但马上跨坐在幸怡的腿上,他先

是隔着衣服粗暴地在她的xiōng部大力地又抓又搓,他整个人都燥热、急了起来,他

发觉它的老二越来越硬,隔着牛仔裤觉得好痛,他将自己脱的只剩一条四角裤,

他现在只想作一件事,就是让幸怡感到前所未有的痛,他迅速且发狂地将她的衣

物全部退去,幸怡的眼神非常的惊恐、身体一直在发抖着但是她又无法逃离此地,

在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_把葡萄一点一点挤出来——双人骑

她嘴里一直无力小声的说着:求求你放过我好吗?

春荣才不管她说什么,他的老二早已经硬的发痛了,马上用嘴巴猛吸幸怡的

又白又嫩的nǎi子,一双长满茧的手也一直用力地捏着她的双臀,幸怡痛的哭了出

在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_把葡萄一点一点挤出来——双人骑

来,接下来春荣跪在她的双腿前,将她的双腿用力的拉开成一字型,毫不迟疑地

将看A 片学来的招数使了出来,先用手指在她的yīn部搓了几下,然后就试着要把

中指插进去,但是yīn道实在太紧了,根本无法差进去,春荣插了非常多次,每次

都只是带给幸怡更多的痛楚,但是他一听到幸怡因为痛楚而发出的声音就更加的

兴奋,他停了下来对着幸怡说:我今天非Cāo翻你不可,随手拿来了早已准备好的

电动yáng具和润滑剂,他把yáng具涂满了润滑剂,用手拨了拨幸怡的yīn唇,也在她的

yīn唇外涂了些润滑剂,他还对幸怡说:还满红的么!就用电动yáng具慢慢地塞进幸

怡的yīn道里,还对幸怡说爽吗?

幸怡除了痛还是痛,一直无力哭泣地喊着:妈~ 妈、、、、、、、、电动阳

具塞到一半就塞不进去了,春荣将转数开到最大、幸怡因为痛而将脚夹了起来,

春荣就在旁边看着她痛的呻吟,手也不停地在她nǎi子上又捏又搓,过了3 分钟才

将它拔了出来,再来春荣脱了四角裤、露出了18公分长的粗大yáng具,他故意把老

二在幸怡的脸上、鼻孔前拍打,让她闻包皮和guī头的味道、羞辱她,接下来春荣

跪在她的双腿前,抬起了她的双腿拉了过来,将她的大腿靠在他的腰部,将一只

脚放下,一只脚弯曲靠着他的腰部,他两只手握着yīnjīng慢慢地将guī头塞进去,但

是她的yīn道似乎没有得到润滑,很难塞进去,他对着幸怡说:妈的!你还真紧,

没关系我慢慢跟你玩,春荣将她的双腿用力的拉开成一字型,又涂了些润滑剂,

一只手抬高了她的一只腿,再次将yīnjīng慢慢塞进去,这次成奶F 、看着guī头将yīn

唇翻开慢慢地没入yīn道内,直到全部都进去,他用力的顶着,春荣觉得好紧、有

种涩涩的感觉,春荣开始移动腰部慢慢地往后抽,重重地往前击发,幸怡身体振

动了一下、又开始叫妈了。

春荣越来越燥热,开始快速抽动起来,都忘了先前要慢慢玩她的计划了,每

一击都顶的非常用力,让幸怡痛的声音都鲠在喉咙里发不出来,一直顶、顶、顶、、、

持续抽动了6 分钟左右,春荣就射了,她也痛的一直哭,他趴在幸怡的身上、用

嘴用力吸着nǎi子,还未软化的老二仍用力顶着,休息了一会才将它拔出。

过了一小时后,春荣恢复了,幸怡仍无力地躺在床上哽咽,春荣给自己吃了

一颗威而刚,也又灌了幸怡两颗FM2 ,他先用卫生纸擦干净先前留下的jīng液和一

些血丝,对着幸怡说:这次我要多用几种姿势来Cāo你,你等着!说完就吸着她的

nǎi子,拿假yáng具塞进的yīn道,制造她的痛楚、他喜欢看她脸上抽蓄而痛苦的表情,

这次春荣把她翻了过来、让她跪着。

他翻开了她有点浮肿的yīn唇、拿假yáng具用力地塞进的yīn道,开始抽动着、幸

怡因为痛到失去理智骂了他一声干,春荣讨厌她咒骂他,因为会影响到干她的情

绪,于是拿胶带封住她的嘴,春荣对着她说:你敢骂我!等我玩完了,再叫我的

工人朋友来Cāo你、让你整晚都有人插,你等着吧!

说完便用yīnjīng在她的yīn道上摩擦来让自己勃起,勃起后他将幸怡翻了过来、

让她跪着,将yīnjīng塞进穴里,双手拖住她的臀部,不顾一切地用力抽动着,抽了

二三十下,将幸怡侧躺着、抬起一只脚,将yīnjīng再次粗暴的塞进穴里,就这样抬

着一只脚用力干着她,春荣感觉快射了、马上停止了抽动,把幸怡拖到了浴室、

开了莲蓬头让温水洒在两个人的身上,接着又继续托着她的臀部从后面用力的干

她,这招果然让他又撑了十几分钟,他感觉要射了,于是半蹲着用力的抽动,幸

怡眼泪直流,她的yīn唇都被干翻了出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又将jīng液射在yīn

道内了,春荣还是不把老二抽出来,让它在里面感觉yīn道的收缩,手也不停的搓

着她的nǎi子。

春荣将幸怡脱回床上,幸怡的nǎi子又红又肿、极度疲惫,累到连哭泣的力量

都没了,春荣抽着烟、向闭着眼睛的幸怡说,你爽了吗?我看你还不够爽、我马

上叫我的朋友来,你别急。过了10分钟后、来了3 个身材壮硕的黑大汉,进门后

马上脱下了衣物、也不和春荣搭话,一个马上吸着幸怡的nǎi子、一个拉着幸怡的

手帮他勃起,一个用自己的yīnjīng在幸怡的脸上摩擦着,幸怡被突然来的这一切吓

到了,眼神流露着恐惧但又动不了、只能发出一些微弱的声音,春荣在旁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