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离开我和儿子8年,我是在他葬礼上哭得最伤心

叙述者:柯蓓


年龄:42岁


职业:工人


去年8月份,我儿子的父亲突然去世了。他活着的时候,我习惯了没有他的日子,生活也很平静,可是他的去世却让我的世界一下子变得荒芜,我细细整理他留在家里的东西, 一边整理一遍哭。很多人都不理解我,包括儿子,都离婚八年了,我竟然还会为一个绝情又不负责任的人哭。


1, 儿子尽管十分不理解,可还是带我去了


我应该从哪里说我的故事呢?就从去年8月份开始吧。我突然发觉读大学的儿子那些天总是早出晚归,我怕他学坏,还训他。儿子不分辨还想法逗我开心,但我看的出他很累。


突然有一天,儿子回来后对我说,妈,我爸病了,快不行了。我心一缩,眼泪唰唰流了下来。我说,别瞎说。儿子说:“真的,妈妈,我不骗你。这些天我一直在医院照顾他。”儿子的话简直像个闷雷,将我整个人都震傻了。看着我泪如泉涌的样子,儿子吃惊地说:“妈妈,你至于吗?跟你有关系吗?”可我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我说我必须去看他。儿子尽管十分不理解,可还是带我去了。


到了医院,他已经不行了。整个人躺在那里,脸色蜡黄。我抚摸着那张曾经熟悉却又份外陌生的脸,嚎啕大哭。我说,不是都说你过得很幸福吗,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子?可他已经没有了反应。


后来我才听说,他是因为喝酒,突然就发病了。从病到去世,仅仅15天。


2,我自信除了我,不会再有别的女孩子愿意嫁给他


我和他认识的时候刚刚19岁,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既单纯也很幼稚。他大我6岁,和我一个单位,坐过牢。他是因为什么事情进去的我至今都不十分清楚,他自己说是抢劫,我也没有问过别人。我一直不太爱说话,只知道低头干活,而他却是个外向的人,尽管有那样的经历,但并不封闭。厂里很多活动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尤其开联欢会的时候,他弹吉他、跳舞,很是活跃, 我因此动心了,开始和他偷偷交往。


同学朋友都劝我,可我谁的话也听不进去。我以为,有这样经历的人都会仗义,也肯定会珍惜这份感情。我自信除了我,不会再有别的女孩子愿意嫁给他。当他第一次熟练地亲吻我的时候,我的心怦怦乱跳,也认定了他。


我的父母很快知道了消息,非常震惊和愤怒,他们不知道一向听话懂事的女儿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人。他们先是苦口婆心地劝,后来就打。从小到大,没有挨过父母一个手指头的我,为了和他在一起他,脸都被父亲打肿了。


得知我挨打的消息,他来看我,能看出他的心疼,他用手抚摸我肿胀的脸,我真的觉得很温暖也很感动。


3,我就偷偷从家里把户口本拿出来,跟他领了结婚证


我瞒着父母继续偷偷和他约会,冬天没地方去,我就去他家找他。有一次我去的时候,他好像刚和家人吵完架,还喝了酒,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哭闹。


我半跪在床边搂着他安慰他。他问我,你真的喜欢我吗?我点头。他又问,你怎么证明?我提什么条件你都答应吗?我又点头。他说,我想要你。他那样子,真让我又怜又爱,就答应了他。我觉得那是我惟一能安慰他的方式了,也是证明我爱他的惟一方式。


有了那种关系之后,我更认为自己就是他的人了。他也说以后一定会好好对我,我相信了。


其实那段时间,我们已经开始发生矛盾,因为性格不合,总发生争执,分分合合好多次,每次都是我去找他,我哭,他拍拍我的背,哪怕什么不说,我心里都很安慰。后来,我就偷偷从家里把户口本拿出来,跟他领了结婚证。最后我的父母也被破同意了,我们办了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


4,每年的腊月二十九,我都有意无意去马路边的公交站牌等他


婚后,他喝酒打麻将,经常不在家。我就生气,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找他,这让他很愤怒,开始动手打我。我觉得,一个男人,成家了,应该承担起家的责任,工作以外的时间应该留在家里,我希望他做到这些。但是也许因为性格的原因,彼此又缺少沟通,我们总是用争吵解决矛盾。


吵完架后我就不理他,他有那种要求的时候我都拒绝,这让他更生气,就打我,我很犟,打我我也不同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的生活陷入了这样的恶性循环。这样的生活让儿子都变得格外小心翼翼。 后来,他就开始经常不回来了。直到他去世,儿子还和我说,他的记忆里与父亲有关的就只是争吵和打骂。


那年夏末的一天,我正在上班。同事让我去接电话,说是北京的长途。我疑惑着接起来电话,竟然是好多天没有回家的他。他告诉我,他到北京了干活了。我很高兴,以为从此日子就有了盼头。


只是那以后的日子,我更难看到他了。我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日子很艰难。我这样安慰自己,我的男人出去挣钱了。


那几年,他偶尔还回来一次。他回来我当然高兴,可我也希望他能挣钱回来,改善一下家里的条件。可他不但带不回钱,有时候还会找我要,因此我们难免又会吵架。后来,他就再也不肯回来了。我去他父母家里找,可他父母总说不知道。


一年,两年……他一直没有回来,但每年的腊月二十九,我都有意无意去马路边的公交站牌等,直到等到最末一班车最后一个人下车,我才失望地回去。其实,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他已经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5,我多么盼着他心一软,说,咱回吧,不离了


又过了两年,因为找不到他,我想出了一个办法,想通过到法院起诉离婚逼他现身。


法院的传票还是我自己送到他父母那里去的。尽管他的父母一直说不知道他在哪儿,但那天晚上他就回家了。我满怀希望地想象着他开口会和我说,他不会跟我离婚的,会挽留,但结果却让我非常失望,他态度冷冷地说,其实早就该离了。


我说厂里人都说你在外面有家有孩子。他说,别人说的你也信?我说这么多年你都不回家,别人家过年都开开心心的,你知道我和孩子是什么滋味?他说你知道在外面挣钱有多难!他这样一说,我就又觉得是自己误会他了。可我已经是没有退路了,毕竟离婚是我先提出来的。


开庭那天,在法院门口,我抱住他使劲哭,我多么盼着他心一软,说,咱回吧,不离了;或者说你离我也不离。可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他说,行了,离吧,还是分开好。


法官看我这样,就问他需不需要调解。他说不必了,我什么都不要,都给她。


离婚后的当天晚上,他又回了家。我给他买了酒,还炒了几个菜。孩子并不知道我们的事情,早早睡了。平时那么爱说的他,只说了一句话:我俩怎么走到今天的地步。他说他也伤心,可我没看出来。


明天他就走了,或许以后都看不到了。那晚我第一次主动不带任何报复的心理把自己给了他。我想,这以后我再也不会有婚姻生活了。爱情、婚姻,人生对我只有一次,明天一切就都结束了。


6,或许有一天,我们还能团圆


离婚后的那段日子,我的生活反倒平静了。不再觉得压抑,也不再觉得牵肠挂肚。有时候我还想,或许我们在一起他真的不幸福,分开了,要是他能幸福也很好。


但是,我一直没认为他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在我的意识里,他依然是我的人。我希望有那么一天,奇迹会出现:他突然回来了,告诉我,再也不走了。我还经常做梦,梦到他给我们母子赔礼道歉。 没分手的时候,我曾经特别恨他的不负责任,分手之后,我反倒不恨了。我还天真地想,等他老了,在外面不如意了,要是能回来我还接纳他。


转眼,8年过去了,日子虽然清苦,但总算苦尽甘来。孩子长大了,还考上了大学,而且很懂事,这让我很欣慰。


孩子什么时候开始和他联系的我不清楚,只是有一次,孩子无意中和我说,他见过爸爸了。我就问他,你爸都说啥了,孩子说:“他说让我听话,你也挺不容易的。”我就一一遍遍追着问孩子,他还说啥了。有时候把孩子都问烦了。我就反复在心里咀嚼他的话,一遍又一遍,借此得到些许温情。


可噩耗突然就这样降临了,让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伤心欲绝,葬礼上,没有人比我哭得更伤心,连和他在一起的女人都劝我,人都走了,就别再伤心了。可我不甘心啊,我还有那么多话要问他,我还想听他对我说一声对不起。


他去世之后,我经常去墓地看他,每个月都去。我擦擦墓碑,跟他说说话。我悄悄问儿子,你父亲的女朋友有没有说过将来和他合葬?儿子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急了,说:“妈妈,你该不会是想将来和他合葬吧?我坚决不同意。他害了你一辈子了。”我说,我到那个世界和他好好过,我们不吵架了。没有人理解我对他的感情,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理解。我一直觉得他依然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生活着,或许有一天,我们还能团圆。只要他说一句,对不起,所有的事情我都能原谅。


心理导航:


柯蓓的故事给人的感觉是沉重的。因为她所有的心愿,阴阳两相隔,再也没有了实现的可能。她的痛苦和悲剧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她内心的愿望,与她的表达方式不能达成一致。


柯蓓自始至终是爱着她的前夫的。逝者已矣,我们却无法再去求证她的前夫对她这份爱的感觉。但争吵、拒绝夫妻生活传达给对方的不会是爱和接纳。在婚姻中,每个人都有对对方的期望。这种期望如果没有达成,在心理上会产生失望、悲伤、愤怒等情绪。如果对这些情绪不能有意识的进行处理,仅仅以以上方式发泄不满,另一方本能的反应是跑开或反击。


婚姻可以选择,但自己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想生命的过程幸福,首先要学会良好的表达方式,才能经营好自己的婚姻,经营好自己的幸福。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皮雪雁


■编辑/皮雪雁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