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我被别人日出水|关鹤龄

那皮肤啊,嫩得能滴出水来,她下面穿了一条灰牛仔,上面穿着一件深蓝体恤。


她的牛仔是那种七分裤,下面露出光洁的小腿。这么一打扮,就更显得身材苗条而丰满,两条腿笔直而修长,紧绷绷的臀部不大不小,肥瘦适中,简直是太变态了。


当年,嫂子没结婚那咱,走在街上,回头率是百分之百的。


不用说,我也是嫂子的忠实粉丝,也是魂牵梦绕想着她的人。


可是后来,嫂子嫁给我的哥哥,从此,我只能把那份暗恋埋在心里了。


天有不测风云,我大学毕业后,一场事故让我双目失明,哥哥就把我接了回来,于是我就跟着哥嫂生活。


可是,更不幸的是,后来哥哥也出了事故,而离开了我们。


这个家现在,只有我和嫂子两人,嫂子并没有嫌弃我,一直照顾我的生活。


我大三的时候,拜关鹤龄老先生学习中医,他给我配的药,我吃到现在,谁知道,昨天我竟然能看见了。


我第一眼见到的人,自然就是嫂子。


嫂子还是那么漂亮的人,我足足看了她好几分钟。


当然,嫂子一点都没不好意思,她一直以为,我始终都瞎着。


这几年,嫂子在我面前什么都敢做,就因为我看不见,哪怕是在我面前脱衣服,她也不担心被我看见。


所以,我的眼睛虽然能看见东西了,我也没告诉她,我在等着一个机会。


今天中午有点异常,嫂子在她屋里,高一声,低一声的呻吟。


我知道,一般情况下,嫂子会招呼我的,现在我像个警犬一样,时刻等着嫂子召唤。


“乐子,乐子,你过来一下呗。”嫂子有气无力地喊我。


我的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机会来了,于是,我立即像以前那样,眼珠一转也不转,动作却很麻溜地蹿了过去。


推开门,看见嫂子跪在床上,穿着睡裤,屁股朝天撅着,但是嫂子脸上汗珠噼啪地往下掉。


“乐子,我的肩膀头上有股脓,你给我挤出来呗。”


我说:“好的。”


“那,你等一下,我把上衣脱了。”说着,嫂子开始脱衣服。


我暗暗好笑,嫂子哪里知道,我现在不瞎了,还敢明目张胆脱衣服。


嫂子站了起来,她的个子很高,一双笔直而修长的大腿,翘臀,曼妙身材。


她解开了衣服,白皙的背展露在爱武面前。一条胸衣紧裹着那对傲气十足的前面。


我屏住了呼吸,紧紧地盯着嫂子的后背,那里细腻白皙,真是好美啊,我竟然舍不得眨眼。


不过,我突然发现不对劲儿,心里咚咚咚地跳了起来,因为,我发现,她的手并没有停止,而是开始往下脱裤子。


嫂子这是要干什么?不是肩膀头有脓吗?可是我发现,她的肩膀雪白雪白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伤啊。


现在,她怎么又开始往下脱裤子了呢?


我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心里在揣测,同时,也在期盼,我盼着嫂子真的把那裤子脱下来。


她的一条腿屈起来,然后在那松夸夸的睡裤中,抽出来。


我的眼睛睁得不能再大了,我顺着她的小腿,眼神往上爬去,再往上,然后就被阻断了……嫂子还穿着裤衩呢。


我竭力地想从那个小内裤,看出点什么来,眼睛死死地盯着那里,想象着,那层布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这时,嫂子开始往外往外抽另外一条腿,我的眼光在两条腿中来回跳跃,感受那笔直而柔和的线条,带给我的美感,最后,我的视线还是回到了,嫂子的那两腿中间的,窄窄的布条上。


我大学四年,看女人身体是经常的,因为我的专业就是妇科,但是那些所谓的女人身体,都是病态下的,不看还好,看了让人恶心。


像嫂子这样的绝世美女的身体,我还真是没看过。


现在,根据这个形状,我在脑海中,描摹出那个部位的具体样子。


嗨,今天真是饱了眼福,能看到嫂子笔直的双腿。


可惜了,要是嫂子能把最后那个小裤裤也脱下来……


“乐子,你看,我这身材怎么样?”嫂子问道。


“哦……”我刚要回答,忽然一下反应过来,嫂子这句话是在耍乍,嘿嘿,我差点上了当。


我就装作茫然一无所知的样子道:“不知道啊,你身材啥样,我哪知道。”


“哦,我给忘记了,乐子看不见的,对不起哦。”嫂子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看来,在我面前脱衣服,还是让她很有负担的。


“哎,乐子,我也是没办法,你说,嫂子肩膀头有脓,给外人看了,丢人是不是?”嫂子似乎在给自己找借口。


我就瞎答应:“是啊,是啊。”


“稍等,哈,”嫂子说完,她的手竟然往腰里摸去,我的心跟着就狂跳起来。


难道,难道嫂子还要脱最后的那个小裤裤不成,我立即像久旱的秧苗遇到雨露一样,整个人都兴奋起来,眼睛直直地盯着嫂子的手。


她的手一边一个,挽住小内裤的边沿,竟然缓缓地往下脱了,我的天啊,我的心要跳出来了。


我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生怕这时候的一个小小的动作,把眼前的幸福给惊吓走了。


嫂子的腰往下弯,然后,那小裤裤一点点往下褪,然后,慢慢地,那一抹,开始露出真容,那么一览无余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的脑袋嗡嗡嗡地乱成了一团,我几乎不相信眼睛,不相信我的福分,我竟然这么容易地看到了,嫂子的关键地方。


我的呼吸有点急促,但是,我不敢暴露出来,我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生怕嫂子发现我的秘密。


嫂子一转身,把内裤扔向了床里面。


我去,嫂子,你这是想让我死啊!


看着那美妙的风景,我几乎挪不开眼睛,我贪婪地观看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只是可惜,她的上身还遮着一条罩罩。


好像是心灵有呼应,只见嫂子抬起胳膊来,向后一解,那个罩罩的带子,就开了……


我的眼神真是不够用了,眼前的美景让我看不过来,哪一处都不舍得略过,眼珠都转了一下,幸亏嫂子没有注意到我。


“乐子,你过来,站在这里。“嫂子跪在床上,招呼我过去。


我走了过去,站在她的后面,她扭着腰,捉住了我的手,放在了身上,道:“对,就是这个地方,你两手使劲挤“


我低头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她的身上,有一道锯齿状,呈弧形排列的牙痕,伤口处有轻度发肿,有轻微的出血状况。


作为医学专业的学生,虽然我学的是妇科,但是尝试还是知道的,我感觉到,这个伤口好像是蛇咬伤的,从伤口情况看,所幸的是,嫂子是被无毒蛇咬伤的,可是,嫂子怎么会被蛇咬伤?而且还是这个位置?


现在,我明明知道这是蛇咬伤的,但是我不能问,一问就暴露了,我眼睛已经好的事实。


嫂子说话了:“乐子,你给我使劲地挤,你要知道,嫂子的这些脓,要是不挤出来,嫂子就没命了,你知道吗?乐子?“


我听嫂子说的严重,心里也害怕了,就使劲地挤了起来,那伤口处,不断有血出来,然后,嫂子不时地回手用砂布擦去渗出的血。


我发现,嫂子的神情有些放松,我的心也放了下来,一边挤着,一边打量着眼前的美景。我的哥哥真是好福气,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真是让我嫉妒死了。


我在胡思乱想着,手也不知道摸到了哪里,就听见听嫂子就像被什么蛰了一样的,尖叫起来,她又惊恐,又气愤地喊道:“乐子,你干什么?你怎么乱动?”


“我没有啊,怎么了?嫂子?是不是我手按错了地方了?”我一副吃惊的样子


“按没按错,你不知道吗?你瞎吗?”嫂子不高兴了。


“我可不是瞎呗,要不然怎么按错了,也不知道?”我装作委屈地说道。


“噗嗤……”嫂子笑了,她心想,这小子可不是瞎呗,这话骂的。


于是,嫂子连忙道:“乐子,嫂子刚才着急了,你别往心里去,这样,你就在那一个地方,别乱换地方,好吗?”


“可是,嫂子,我很难过,要是嫂子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该怎么办?”我心里突然有了个主意。


“嗨,不要担心,乐子,嫂子会没事的。”嫂子声音很柔和,她被感动了。


“不行,嫂子,我换个方法帮你把脓弄出来。”我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第3章拿不出来

“啊?不要……”但是,她的话已经晚了,我的嘴已经在伤口了上面。


嫂子突然发出一声很怪的声音,然后,她的腿就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从喉咙里发出了那种“呵……哦……”的声音。


我又抓紧用力了几下,反正嫂子要是发火,我就说,我看不见,就是为了给她早点弄出脓来。


谁知,嫂子竟然噗通一声,趴在了床上,眼睛的白眼球翻了出来,整个人像被人打中的蛇一样,簌簌地抖动起来。


我吓坏了,这特么怎么办?


我就停住了自己,然后使劲地推着嫂子:“嫂子,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端,我怎么办啊?”


“哦,乐子,没事,你给嫂子吸出这么多脓来,嫂子好受一些了。”


这可把我弄蒙了,怎么回事?嫂子好受竟然像遭罪似的?


“乐子,嫂子问你,你给嫂子用嘴排脓,不怕脏吗?”嫂子起身摸着我的头问。


“嫂子,别说是吸脓,只要是能救嫂子,让我做啥都行。”我现在都惭愧,我那时候怎么那么不要脸?


“谢谢你,乐子,嫂子没白疼你,这样,嫂子伤口上,还有点脓,要是能全吸出来,嫂子身体就彻底好了,你愿意帮嫂子的忙吗?”


我的心里一阵激动,看来,嫂子是认可我给她咬了,我哪能拒绝这个好机会?于是,我道:“放心,嫂子,只要嫂子身体好,我怎么都不怕。”


“好,来,这样……”嫂子再次跪了起来,她牵引着我的手,让我摸到了她的那个地方,然后对我说:“这个伤口,很久了,你给我排下毒,好不好?”


我强力地压抑着自己的兴奋,把嘴一抹,就凑了过去……


“啊……乐子,好样的,再来!”嫂子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


嫂子的身体扭曲的越来越厉害,嘴里哦的叫着,此刻,她已经顾不上琢磨一下,我的行为是不是超过一个盲人的界限了。


我的手来回地摸着,慢慢的,嫂子进入了迷醉状态。


我还在继续给嫂子吸脓,可是这时候,我的侄子哭了,听到孩子哭,嫂子激灵一下,就坐了起来,然后一手把我推开,道:“好了,乐子,今天的事就到这里吧。”


我无可奈何地站起来,没办法,嫂子把孩子看得最重,这是哥哥的骨血,如今哥哥没了,嫂子就越发心疼孩子。


这是她和哥哥的爱情的结晶。


嫂子把孩子抱起来,就开始把那饱满给孩子喂养,一直以来,因为我看不见,嫂子就这样当着我的面,给孩子喂养,今天也不例外,她到现在也没发现,我有什么不对。


我盯着嫂子的那宝贝看着,好像趴上去,也跟着吃两口,体会一下那是什么感觉。


正在偷看,嫂子却说话了:“乐子,你先过去吧,等我难受的时候,再找你过来帮我,好不好?”


我只好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屋里了。


但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我这边也是无法忍受的煎熬,我的宝贝不依不饶地反应着,像个打不死的小强,我真是拿它没办法,早知道,刚才就应该直接来了……


躺在床上那东西立着,站起来走一走,还是那个样子,最后我真的是没办法了,只好找点冷水,用手巾浸在冷水中,泡在宝贝上,好半天,才把它泡倒了。


看起来,嫂子这边脓出来了,也不需要我了,只好回到床上躺下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竟然是嫂子,她站在门外,对我说道:“乐子,你还得过来,帮我一下忙。”


“怎么了?又有脓了?”我的心砰砰直跳,下面的宝贝,也蠢蠢欲动了。


“那,那,那倒不是,只是,我的伤口里,有东西,要是不拿出来,还得有脓。”嫂子说谎的时候,脸上通红,眼睛不敢看我,却是非常的妩媚,动人,我看得呆了。


“哎呀,嫂子,那伤口里有东西,不拿出来怎么行啊?那还不得有更多的脓啊?”


“所以,我又来找你了,这个事让别人帮忙,是不是不太好?”


“嗯哪,自己家有人,干嘛老麻烦别人?那你进来吧。”


嫂子脸红红的,进来了,看了看四周,突然过去把窗帘拉上,我有些好笑,可是脸上却使劲板着,眼睛也是一转不转,像过去一样。


嫂子一件一件地脱着衣服,但是,我感觉到,她的两腿站在那里,好像不太对劲,有点合不拢的样子。


我不懂嫂子这是啥意思,就问:“嫂子,你到底要做啥?”


嫂子的声音有点小,有些扭捏,尤其是在说话的时候,脸蛋红扑扑的,让人无比喜爱,只听嫂子说:“乐子,嫂子……哎呀,羞死人了……嫂子那里掉了个东西进去,你……你快帮嫂子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