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佛天孙手,虔静顾门风,从顾绣看中国的小众

晚明时期的某日下午,阳光明媚,在云间上海松江顾家的露香园中,文人雅士三两人群,园内十分热闹,人们或投壶或吟诗作赋或怡然听曲,俨然一副盛世太平的样子,殊不知,当时的露香园正所谓松江几十户豪门王族中的一股书香清流门第。


席间,有一幅画深深地吸引着众位游客的眼球,画前的看客络绎不绝,人们频频称好,而当人们看出眼前这幅《停针图》原来是一幅绣品,顿时议论纷纷,谁都无法想到,眼前的这幅精美绝伦的画作居然是顾家女婢一针一线绣出来的。


由此,顾家以家中刺绣作为风雅艺事在晚明的文人世家中夺得了风雅的名号,但是,估计顾家人也不曾想到的是,只是用作玩乐的针线手法却成为了中国传统文化刺绣中别具一格的小众刺绣,而后人更是以其起源于顾家而命名顾绣。


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刺绣中最为特殊的一个分支,更是连接着刺绣与山水画作的桥梁,其他的刺绣类型在古代多以实用为主,但是,顾绣从一出现就是只以观赏性为主要目的的刺绣类型,可谓是中国刺绣登峰造艺的代表。


如今,在当初顾绣产生的地域内,刺绣都是以苏绣为主,顾绣在后来的历史中也经历了很多波折,如今的苏绣比顾绣的传承更为广大,其中也吸取了很多顾绣的优势,但是,在历史中,顾绣还是以其独有的特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


同样,顾绣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国小众刺绣的文化发展。


一、顾绣的历史渊源

顾绣起源于明朝晚期,相对于中国传统刺绣的渊源,顾绣算得上刺绣界的后起之秀,但是,顾绣的诞生和兴盛绝对不是偶然。


了解过中国刺绣文化起源的人们都知道,刺绣是中国传统女红的代表,可以这样认为,从人类出现开始,女红就已经开始进行逐渐发展。


所以,顾绣所处的明朝晚期,中国的女红刺绣技艺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境界,这也给顾绣的发展奠定了很坚实的基础。


顾绣出现的时期,明朝处于所谓的盛世,同时,文化领域的商业化也在此时兴起,高官贵族纷纷附庸风雅,他们在传统艺术领域不断进行着更加有个性的改革创新。


尤其是对于当时的书画领域,很多文人试图冲破传统的书画表现形式,不光想要在常规的宣纸上展现不同的画作,同时,是否能在其他不同于宣纸的平面上展示也是人们思考的问题。


最经典的改良就是很多门窗上出现了美丽的画作,开开合合更是不同的视觉体验。


但是,当时所处江浙一带的书香门第顾家却将一幅幅经典的画作移到了女人手中的绣布上,当一幅一幅与原作一模一样的绣品展示在众人眼前,女红与国学的完美结合震惊了当时的国人,由此,顾绣这一特殊的艺术形式应运而生,也让后人记住了顾绣出自曾经晚明名流顾氏家族。


二、顾绣的传承发展

追踪历史,再来看苏绣、湘绣、蜀绣等等重要的刺绣技艺分支,里面都有顾绣的经典手法,所以,说顾绣是刺绣领域高端艺术的开拓者毫不夸张。


顾绣出现的时候,是顾氏家族顾汇海的一位妾室所创,而后,顾汇海的孙媳妇韩希孟因为绘画技艺超群更是将顾绣提高了一个档次,当时的顾绣并不用于日常所需物品的装点中,所有的绣品都和画作一般只做观赏用,这也是顾绣的另一个特色。


因为这个特色,顾绣才有别于其他刺绣手法,而且,顾绣将刺绣的观赏价值发挥到了极致。


用一句俗语形容顾绣就是“将女子手中的丝线画作笔墨,在如宣纸的画布上肆意挥洒”。


与国画笔法相比,顾绣是以针代笔、以线代墨、勾画晕染,所有的绣品都是以宋元时期的名画山水、花鸟和人物为主,在这一点来看,顾绣才真正是书画界的绣品,绣品中的书画。


但是,顾绣在清朝以前,始终都是文人之间小众传播的,并没有商业化也没有在平民百姓中广为传播,直到清朝顾氏家道中落才得以流落民间。


在当时,顾氏女眷开始对外收徒糊口,一时间,顾绣形成商品秀形成一定规模,又因为其精美绝伦的外观得到社会上流人士的疯抢,身价倍增。


所以,顾氏女眷此举虽没有挽回顾氏一族的没落却将顾绣推向了更高的文化地位,在苏杭,当时的文化产业相当发达,顾绣甚至引领了当地的手工业发展,不过,此时的顾绣也从单一的观赏功能发展到其他多领域的绣品应用。


精致的花色当然会被人们更多的应用于被服、衣服上,当顾绣名声大噪时,真正附庸风雅只做观赏用的绣画早已寥寥无几。


此时,苏绣发展为商品绣和闺阁绣两大类,吸取了顾绣的精华频出精品,由此,苏绣开始超越了顾绣在江浙发展起来,而顾绣独特的绣画手法也渐渐不被人所知,成为了稀有的刺绣文化。


三、顾绣对于中国传统刺绣文化产生的深远影响

2006年,顾绣申遗成功,这一段闺阁刺绣鲜为人知的历史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与此同时,保存至今的各种顾绣的代表作也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15年5月,上海博物馆就曾展示了顾绣最早期的三幅作品,分别为《东山图》、《十六应真图册》、《韩希孟绣花卉虫鱼册》,亲眼目睹顾绣的人们被眼前足够以前乱真的绣画工艺惊叹,而且,这三幅绣品的出现,轰动的不只是的刺绣领域,更是书画界的一大惊喜。


抛开中国传统高雅文化不谈,闺阁中的女红其实从未被视作大雅之堂的典范,虽然,除了顾绣,刺绣也有着很多巧夺天工之作,但是,源于女红一般都是建立在生活实用性上,再加上中国古代与女人地位的轻视,刺绣文化从未被人们视作经典。


所以说,顾绣的产生更是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女人的智慧做了很好的认可,而且,顾绣让世人不敢再去轻视女红,有着高超技艺的绣娘甚至在当时有了一定社会地位的提高。


而且,在针法上,顾绣做到了登峰造艺的境界,顾绣的手法不光可以放在画作中,无论放在任何用途的绣品中,都是一枝独秀,后来居上的苏绣也好、粤绣也罢,它们固然有着自己的技法特色,但是,没有顾绣的基础,这几类发展壮大的刺绣分支也都无法达到今日的文化地位,顾绣算得上是古今刺绣的承上启下最重要的角色。


结语:

古代的女人,地位如此低微,闺阁女子一生的悲哀从出生就已经决定。


然而,刺绣却以温柔平静的姿态向世人展现着威力强大的女人智慧,顾绣,震撼了多少男人的心。


“绣佛天孙手,虔静顾门风”,是对于顾绣最宁静的表达。曾经的苏杭,掌握顾绣手艺的绣娘养活了自己也养活了全家人,甚至,她们赚得的银两支撑着夫君多年科考的梦想。


无论春夏秋冬,从不停歇,绣娘们绣伤了眼睛、刺破了手指,却还是精心地把最美的图案留在了一张张画布上。


贵族女子出嫁,一幅顾绣彰显的不是女红的精美,而是静静地说明着娘家的权势与地位以及家族的清雅。


悠悠历史寸草心,顾绣是无数绣娘的心血,也在女人的智慧中为中国刺绣与字画之间搭建起了一座特殊的桥梁。


望着那精美的顾绣画作,我们品味着绣娘的高超技艺也领略了中国书画的精彩。


正所谓“素缕度银针,纤指震华亭,绘纹巧借色,精雅极天工,绣佛天孙手,虔静顾门风。”


参考文献:


1.《绣画—中国江南传统刺绣研究》


2.《顾绣的审美特征及其与书画艺术的关系》


3.《明代顾绣针法技艺探析》


4.《中国古代织物中的文字及其图案研究》


5.《中国传统刺绣工艺——顾绣》